西瓜的勺子

一个灵魂的盒子

我们脚下的路不知何时化为浩浩江河不知奔向何处,我们本能反抗拒绝被推向未知,朝着所谓的岛屿涌去。

我们违抗天命。

我们不得善终。


祝福我能剪出频


自是虚实不得混淆,哪得两全密法护周全。

而少年心动则行动,安有叵测妄言乱眸瞳。


国内的圈子对我来说有时候真的难以理解


看到你谈起了一本我看过的书,就像是我们共同拥有了一位老朋友


这句话太恶心了我还要说

什么没有拒绝的权利我今天想吃面就吃面想吃臭豆腐就吃臭豆腐有句话说江南花柳江雨就好但我偏偏不喜欢不知你听没听闻既然是为了让我接受那你就应该了解我的喜好脾气凭什么是我来迁就你谈什么体面客气既然一开始就是为了自我满足就别说客套话我的态度一开始就明明白白


深夜谈话憋得我一口气

这么一句话当成成人定理来讲直冲我太阳穴

当好一个成年人首先应该是尊重

强塞的好意就是不尊重

在此以上的亲戚关系和虚晃的关心都是不尊重

那我为什么要尊重你呢

因为辈分或是职位高吗

那就是名副其实的恃强凌弱啊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不行我必须说点什么

论“长大之后没有拒绝的权利”


那我长大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接受才长大吗,那和小时候又有什么差别,家里做什么菜你吃什么。成长是为了独立,诚然因为社会关系你需要体面地应对挫折困难,你需要摆出自己的态度回应他而不是依附于亲人或者朋友。我说我不出去旅行,那你也没必要次次强调外面风景如画,我不会改变主意而会跟你说那为什么不直接欣赏画作。一个人态度的强硬会决定他人是否继续劝服,在开头便写上结局那就可省去中间的磕绊,若是非要看这曲折的过程,那你不是我的读者,我也不是你的书,费时费力地为我好还不如新年的红包来的实在。


“一瓶红酒,谢谢。”我听见你这么说。

红裙,红高跟。

是位喜欢红色的女士啊。

红色指甲拉开玻璃门,暗红色的伞被撑开。

大雨如注,汪洋似血海,她往深处去。


镜花水月
花好月圆